子宣的父親坐在醫院花園裡等待妻子。新京報記者 李相蓉 攝
  “被扎12針女嬰舅媽服毒身亡”追蹤
  新京報訊 (記者李相蓉) 今日,是山東聊城高唐縣被扎針女嬰子宣(化名)來京診療的第五天。
  昨日,北京兒童醫院基礎外科醫生對子宣父親稱,孩子目前病情平穩,周一再次安排術前檢查,預計周二可做手術。
  山東省聊城市官方微博發佈消息稱,女嬰被針扎一案,已服毒自殺的女嬰舅媽劉某某有重大作案嫌疑。
  此前,子宣被當地醫院發現體內有12根鋼針狀物體。10月22日,子宣被送至北京救治。
  嬰兒病情穩定可以手術
  昨天,北京兒童醫院基礎外科科室的大門上,粘貼的“註意事項”顯示,僅每周二、四、日下午14:30至16:00,家長可探視患兒。若想詢問病情,下午2點後可致電。
  子宣的父母一上午就從所住賓館來到醫院。他們確定當日不能見到孩子後,並未像之前一樣守在病房外,而是來到醫院的小花園。
  “明天就可以看她了。”子宣的父親範光生不斷地重覆著,他想自己還是在醫院附近守著,“一有事兒能馬上趕到”。
  下午2點剛過,範光生立刻撥通了基礎外科的電話。醫生告訴他,子宣現在病情穩定,下周二可進行手術。
  範光生多天來,第一次展開愁容——“下周二可以手術了,孩子的病有進展了。”範光生說,醫院初步制定的診療方案是孩子腹部有5根針靠近臟器,建議先將最危險的3根取出。
  家屬對嫌疑人尚不知情
  昨日,高唐縣民警及縣裡相關負責人與孩子母親劉玉香進行了一次談話。
  範光生介紹,上午十點,子宣的表舅劉玉飛打來電話,稱公安局想再對案件做一個瞭解,但警方做筆錄的設備沒電了,所以請孩子母親劉玉香與表舅前往民警所住賓館。
  其間,劉玉飛與範光生多次通話。
  劉玉飛稱,警方正單獨與孩子母親談話,具體細節不清楚。
  範光生一直留在醫院等待孩子母親與表舅。直至下午五點,劉玉香與警方的談話仍未結束。
  範光生表示,自己看不到新聞,對案件的嫌疑人不得知。
  追訪
  子宣父親否認女兒被扎針與“重男輕女”風俗有關
  昨日下午,山東省聊城市官方微博稱,子宣被扎針一案,其舅媽劉某某(已服毒自殺身亡)有重大作案嫌疑。
  子宣的父親範光生對此尚不知情。
  範光生稱,他在10月24日下午1點半左右(劉某某於當日下午2時許服毒自殺——編輯註)還給孩子姥爺打過電話,想問一下家裡的情況,接電話的是孩子的舅媽,“她語氣很正常,說孩子姥爺出門了,還把電話給了孩子姥姥”。
  談起家人,範光生非常輕鬆,他說,孩子被扎雖然憤怒,但不想懷疑親人。他家和孩子舅舅家距離僅1公里,經常串門,關係比較和睦。“子宣的姐姐今年9歲,經常去舅舅家串門,舅媽老給她做些好吃的”。舅媽家小女兒才8個月大,有時不舒服上醫院,舅媽的大女兒就會來自己家住,“我一人帶三兒,還挺開心”。因為子宣的姥姥姥爺與舅媽同住,“他們只要一改善伙食,就會叫我們一起去吃,沒事兒還喝點小酒兒”,他還經常去他們家吃餃子。
  範光生談到此面露笑意。
  有網友猜測,子宣被扎針,是因為受當地“重男輕女”的迷信思想。
  對此,範光生否認。
  “孩子她媽做結扎,都是孩子奶奶陪著去的。”範光生稱,家裡條件一般,不打算再要孩子,也沒有想過再要個男孩。在當地有個習俗:家裡男孩的花費,一生都由父母來出,“有的還要給男孩蓋樓、買車,壓力多大啊”,養女兒雖然擔心的事情多,但比較輕鬆,他對兩個女兒都有很大的期望。
  “舅媽老給子宣姐姐做好吃的”
(原標題:被扎12針女嬰下周二將手術)
(編輯:SN098)
創作者介紹

酒店經紀

au07auprd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